首页 >> 心情随笔

房后那棵沙枣树

时间:2020-10-12 9:19:00

  小时候,我家院后水沟沿有一排树,其中一棵是沙枣树。记忆中,她粗糙的外皮,像蛇鳞一样,泛着暗红的纹理,在一米左右高度有一段弯弯的树干,于地面几近平直,尔后又伸直了往上长。那一段平直树干的高度比十岁左右的我高不了多少,双手撑着就能跳上去坐在上面,能容两个人坐下。于是,小孩总是围在它旁边,或趴或坐在上面,嬉笑玩闹。因为小孩们常常趴或坐的缘故,那一段树干被磨得光光滑滑,没有粗糙的树皮了。听父母说,我几岁树就几岁啦。在我不满周岁,还在地上爬来爬去捣乱的时候,家里翻建新房,我家的院子正好靠边,院子西北两边都没有人家,各有一条小路挨着水沟,水沟是给周围麦地浇水的。房建好后父母就在沟沿栽了不少树,有柳树、杨树,但沙枣树却只有那一棵。

  现在生活在都市的人可能对沙枣树不了解,甚至不认识,而我家的沙枣树却伴随了我的整个童年、少年期。

  春天,沉睡了一冬的沙枣树便伸出它那长满刺的嫩枝,叶片开始舒张了,她的叶子是浅绿的,上面铺了一层淡淡的白色绒毛。端午节前,正是沙枣树开花的时候,每颗树枝上碎碎密密地挂满金黄色的像小喇叭形状的花,散发出浓郁的,特别的芳香,还没走到院子外,花香就扑鼻而来,我们总会折下一大把开花的树枝,插在罐头瓶里,瓶中盛上清水,当花瓶(家里还没有花瓶),每间屋放一瓶,整个院子也会被花香染醉。只要每天换清水,那沙枣花儿就会一直绽放,直至败去,花香味犹存,家里笼罩在一片馥郁和快乐香气的中。树上的花落去后结一串串青色沙枣,我们盼着那沙枣能快些成熟。每天上下学的路上都要站在树下仰着头盯着沙枣看半天,等待着。望着密密的、小小的绿沙枣渐渐的长大了,有拇指大,有些慢慢变黄了,国庆节前后沙枣渐渐变成红色,成熟了。长熟的沙枣不用上树去摘,只要拿一根长长的竹杆,照着有沙枣的树枝往下敲打,沙枣和叶子就会纷纷噼哩啪啦掉下来,于是乘大人午睡的时候我们迫不急待偷偷的去打沙枣,不敢拿竹竿敲,只能捡起路边的小石块瞅准了沙枣密集的树枝扔上去,偶然有几颗沙枣打落下来,同行的伙伴们趴在地上争来抢去的捡,捡到了,也来不及洗,吹吹一起抓到手里的叶子和土,就赶紧开吃了。而我又会很专制的发号施令进行分配,因为,这棵树是我家的!好骄傲!在没有多少零食和水果的当年,像拇指大小,红红黄黄,甘甜绵软,让人回味无穷的沙枣无疑是最美味的享受。等到果实全部成熟了,妈妈会亲自动手,敲下来,孩子们拿了篮子捡,给自己家留下一部分,分给邻居家一些。还要专门留出一些,洗凈,晾干水,喷点酒,盛在一个坛子里,密封。过一段时间,打开坛子,酒香和枣甜融在一起,刚打下时有一点点硬,涩的沙枣也变的更加绵软可口,又是别有一番风味。后来,看到有人把沙枣核洗净晒干,用一根根线串穿起来,再画上各种图案做成门帘,除了防蝇、防蚊外,还是一件十分精美的民间手工艺品。我们家也挂过这样的门帘,夏日里,敞开了门,阳光透过门帘,地上斑斑驳驳的就拉上了长长的影子,像印上了一幅美丽的图画,漂亮极了。这就是我们辛勤人们,总会有无穷的智慧创造属于自己的美丽。

  我家只有这一棵沙枣树,其实在离我家不远的腾格里沙漠边缘,荒漠戈壁上有众多的沙枣树,当年同学们邀约骑自行车去腾格里沙漠玩,她们家就在沙漠边缘,进沙窝,会看到成片成片的沙枣林。后来才知道,沙枣树能不择地域,不择条件,扎根在沙土中,她是一种耐旱树种,极易成活,薄瘠的盐碱地上,它也能旺盛地生长,可以防沙固林。西北干早、多沙的地方居多,它无需修剪打权,即使没有充足的水分、丰富的营养,但在果实成熟的季节,却因为品种不同而红红黄黄缀满枝头,一片眩烂。她的生命力很顽强,给荒漠和戈壁能带来一片片绿洲,保护了人们的家园,还为五月的日子带来沁人的芬芳。

  我家的沙枣树一直伴我到二十多岁,到部队,有了更多新鲜的人和事,渐渐的,她在我的记忆里开始模糊了,远去了……

  可是,有一年,我休假回家,很吃惊的是,沙枣树不见了!问父母,才知道那棵树弯弯的身子承受不住她日渐成长繁茂的枝条,眼见就要压断了!于是,就把她砍伐掉了。听父亲说,沙枣树木质坚硬,纹理美观,可用来制作家具和农具,是经济价值很高的优良木材。我家的沙枣木做几个小菜板和一个大大的和面案板吧。说起案板,又开始思念家乡的特色面食转百刀、臊子面、香头子面了……,不知道为什么,离开了家,怎么也做不出那个味道了,想家的时候,家里的饭香会千里万里的飘过来,还想起一句话:三天不吃山药米拌面,心里干焦干焦的……唉,离题了

  想家的时候,我开始怀念沙枣树,怀念老家房前屋后的每棵树,每块地,更怀念像沙枣树一般质朴,善良的亲人们。

  远行千里,我还是家乡的女儿,无论在何时何地,我总会骄傲的告诉别人,我是武威人!

图文推荐